您的位置:名人家教 > 正文返回名人家教列表

刘墉最成功的角色是父亲

时间:2012-01-19 10:40:53  发布人:省编辑   阅读:47257

作为华人世界引人注目的作家和励志大师,台湾作家刘墉的才情和成就,自23年前的散文集《点一盏心灯》开始,一直举世皆知且几乎无人敢望其项背。但近年来,一个新人的名气似乎比刘墉更大,这个人就是他的儿子刘轩,现年37岁。在台湾,人们见到刘墉时会说:“喏,这是刘轩的父亲。”

23岁就荣任父亲的刘墉,在30岁之前根本不懂怎样做一个父亲;30岁时终于和妻儿在美国团聚后,刘墉恨铁不成钢的教育方式,让原本就和他疏离的儿子更加抵触他,不管不顾地放任后,儿子却让刘墉感到极其意外——刘轩考上了哈佛大学!儿子出书,销量竟超过作为“畅销书王”的父亲;儿子做主持人,其收视率轻易赶上父亲。儿子的张扬与叛逆、激昂与优秀,总是带给刘墉瞠目结舌的惊奇和幸福……

悲哀抑或无奈:叛逆儿子叫板励志大师

当年,还在台湾师范大学读大三的刘墉,就悄悄和同学毕薇薇结婚。1972年,23岁的刘墉荣升父亲,妻子毕薇薇为他生下儿子刘轩时,他既兴奋不已,也有些手足无措,甚至调侃地对妻子说:“这小子来得太早了,他要是等到我30岁再来的话,我可能会更高兴些。”

儿子出生后不久,刘墉获邀主演舞台剧《武陵人》,并受聘担任成功高中美术教师,每天早出晚归,每每回到家儿子都在睡梦中,以至于刘轩见到他时从来都不叫“爸爸”,而叫“刘老师”。和儿子的感情还没建立起来,1977年,刘墉又被派往美国推广中国文化,一年只有两个月左右在台湾。刘墉一心想把儿子培养得出人头地,和儿子在一起的少之又少的时间里,他也从不带儿子出去玩,而是给儿子讲大道理,让儿子多看书、作画,年纪轻轻就学习做人的道理。这让刘轩很讨厌爸爸回到台湾,他甚至跟刘墉说:“你干脆就待在美国不回来好了!”

刘轩7岁时,刘墉受邀到圣若望大学兼任中国画指导教授,他携妻儿移民美国,定居曼哈顿,刘轩终于可以天天见到父亲了。因为此前一直跟随母亲生活,刘轩性格内向、胆子很小,对父亲有莫名的抵触情绪。刘墉觉察到了,对妻子说:“教育儿子是父亲的天职。现在你把刘轩交给我,自己爱干吗就干吗去。”

为了训练刘轩的胆识,培养他对小动物的热情,刘墉经常带他去郊外,甚至还抓蝗虫给他吃,吃完以后还要求儿子把经历写到作文里。刘轩就在作文里写道:“我老爸真是个怪人,为了培养我对动物的兴趣,竟然让我吃蝗虫。”儿子不愿种花,刘墉和好泥巴捉着他的手伸进去,说:“难道你不觉得泥土会拉着你的手打哈欠、跳舞吗?种子种进去时,也是这样打着哈欠、跳着舞生长的!”刘轩似懂非懂,他对父亲的这种“强权教育”很抵触,但妈妈完全站在爸爸一边,爸爸再“欺负”自己,妈妈都不搭救。

刘墉像全职保姆似的,对儿子的学习、生活,甚至是理想,都事无巨细地安排、包办。每当刘轩反抗时,他就正告儿子:“爸爸9岁就失去了父亲,你应因为拥有父亲而努力上进和无比骄傲。”

刘轩学习英语没多大兴趣,上初中时,班上要举行演讲比赛,他回家后跟父亲演讲,说得结结巴巴。陪他练了半天还不见长进,刘墉气不打一处来:“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没用的儿子!”刘轩扭头就跑进了自己的房间。那一天,刘轩没有再出来,也没有吃晚饭。第二天早上,他对父亲熟视无睹。在收拾儿子房间时,毕薇薇赫然发现石膏板的墙壁被砸了个大洞,上面还有点点血迹。一向放手让丈夫管儿子的她这下终于爆发,冲刘墉吼道:“你这样教育刘轩,他的名字到时就叫刘庸得了。‘庸才’的‘庸’!”妻子的话把刘墉呛住了,他突然想起有个朋友曾提醒自己:“父母太聪明,子女可能会平庸;如果父母按照自己的尺度去要求孩子,往往会适得其反。”想到这里,刘墉内心深处突然对儿子生出一丝愧疚,从不接送刘轩上下学的他,破天荒开车去学校接儿子。

当初,为了锻炼儿子的独立和坚强,刘墉故意帮儿子选了离家100多里的学校,刘轩每天在路上就要耗费近3小时,自己坐车、倒车。而这一次父亲如此低声下气,显然没让刘轩解恨,他坐在车里对父亲不理不睬。刘墉讨好地和儿子开玩笑:“嗨,小子,莫非你把我当成出租车司机了?”刘轩头也不抬地答道:“是的,我回家后就给你车钱!”

足足过了一个星期,刘轩才愿意和父亲说话。那是刘墉生命中最难熬的一段时间。为了讨儿子欢心,他甚至将回台湾的时间推后了10天。儿子的这次“大反水”也让刘墉醍醐灌顶,他决定对孩子“放任自流”:在大事上给儿子方向,让儿子坚持正确的生活态度,不违法乱纪就行,其他的事情全都由刘轩自己看着办。正处于青春叛逆期的刘轩却不领情,尽管爸爸为表达“悔改”的决心,一年中三次带他去迪斯尼乐园,他依然对父亲心存芥蒂。父亲喜欢孩子穿着整洁得体,他偏偏穿破洞的牛仔服,父亲让他多看书写字,他回到家就听快要把房顶掀翻了的爵士乐。

儿子的发展越来越偏离父亲的梦想,刘墉心头有说不出的伤心和郁闷。毕薇薇反问丈夫:“你非要孩子重复你的路吗?如果是这样,他再优秀也只是被复制的刘墉。我们应该让他做自己。”刘墉虽然点头称是,心里依然有着深深的失落。唯一让他欣慰的是,事事与他作对的儿子学习成绩一直非常不错。

几多沧桑与欣慰:“忤逆”小子读懂爸爸

1989年,女儿刘倚帆出生了,年过四十的刘墉再度做父亲。已17岁的刘轩忍不住调侃父亲:“管不了我了,你让妈妈生个女儿给你来管,是吧?你这个男人还真爱管人呢!”刘墉被儿子问住了,愣了许久才“回击”刘轩:“当初我和你妈妈大学还没毕业就偷偷结婚,你妈妈怀上你后才敢跟家里人说。你外公外婆当初根本不喜欢你呢,所以我们要再生个孩子去讨他们的宠爱!”

因为心存芥蒂,刘墉和儿子之间有着深深的隔阂,父子的交流越来越少。为了赌气,也为了证明给父亲看,刘轩表面上玩世不恭、不思进取,暗地里却非常努力。一直以来,刘墉都希望儿子能读文学系。刘轩高中快毕业时,刘墉常常就儿子大学专业的问题主动和他说话,每次刘轩都敷衍过去。被问烦了,刘轩就告诉父亲打算读心理学系。当刘墉问他为什么时,刘轩脸上满是敌意和不屑:“因为你有病,我读完心理学后好给你治病!”从不曾在孩子面前流泪的刘墉,那一刻泪湿眼眶。这让刘轩很震惊。这一刻,他突然觉得在人前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父亲竟也有几分可怜。但青春的叛逆和长期以来心里对父亲积存的敌意,让他依然什么也没说,而是默默地走进自己的房间。

1993年,刘轩以优异成绩考进哈佛大学,读的果然是心理学专业。当妈妈诧异地问他为何要令爸爸伤心时,刘轩认真地告诉母亲:“妈妈,您知道吗?一直以来我都不了解爸爸。我现在选择读心理学,是为了更好地读懂爸爸!”此时,刘墉已经不再为儿子的“忤逆”而痛心,毕竟,刘轩能考进这所世界一流大学,已足以让他自豪和雀跃。而当妻子将儿子的这番话转述给他时,刘墉心头感慨万千:“儿子真的长大了,我希望他能早点读懂我。”

进入举世闻名的哈佛大学后,随着年龄增长、人生阅历的丰富和受到异域风情的熏陶,刘轩渐渐长大,渐渐理解了父亲那颗沧桑、满怀企望的心。他一边努力学习,也一边读父亲的书。他给远在曼哈顿的父亲写信,诉说自己的愧疚、想法和对父亲的爱。每每读着儿子的亲笔信,刘墉都有万千感慨在心头:儿子在试着读懂自己,而他这个做父亲的,又何尝不是从这时起才开始读懂儿子?

进大学后不久,刘轩不俗的艺术才华开始展露出来,年仅21岁的他获得布莱佛门音乐演出贡献奖,1994年又获哈佛“艺术第一”、“Adams House‘’表演奖两项大奖。大学还没毕业,刘轩就脱颖而出,任波士顿慈善教育机构City step音乐指导、剑桥WHRB电台Rhythm 95节目的主持人。不曾表达过自己对父亲崇敬的刘轩,在写给父亲的一封信中说:“亲爱的老爸,对我来说,您是我难以企及的顶峰。我一定不能成为您那样的人,但我会努力做一些您曾做过的事情。”儿子的成长,成熟让刘墉心头五味杂陈,他很快回信道:“爸爸以前不对,总是喜欢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你。爸爸不指望你成名成家,只希望你活出真实的自己,走出一条属于你自己的路……”就是这两封信,让父子之间多年的隔阂冰雪消融,刘墉觉得和儿子的心从未贴得如此近!

刘轩读哈佛大学直到拿到心理学博士学位,这位具有独特文艺才能且风度翩翩的男生,是哈佛大学最引人注目的黄皮肤学生。因为丰富而显赫的工作经历、出版了多本译著以及积极传播中国文化,刘轩可以留在哈佛大学任教,或者去美国多家著名的电视台担任主持人。但他最终选择了回台湾替父亲打理台湾的“水云斋”。

2001年,29岁的刘轩结束哈佛大学心理学博士课程,回到台湾。这么重大的决定他并未提前告诉父亲。当某一天,他在台湾的家中为风尘仆仆的父亲打开房门时,刘墉惊奇地睁大了眼睛。刘轩却敞开双臂拥抱了父亲:“老爸,从此以后你回到台湾就有人陪着啦!”当刘墉问儿子为何放弃美国诸多优厚职位回台湾时,刘轩笑着说:“某一天我们父子俩走在台北街头,会有人跑过来跟您招呼:‘嗨!刘轩的父亲,您好!”

虎父无犬子:叛逆年代的完美组合

2002年,刘轩和父亲合作出版了《创造双赢的沟通》一书,刚过而立之年的他开始在文坛崭露头角。尽管刘轩的文字无比激扬和叛逆,与父亲的温和、亲切形成鲜明的对比,依然有读者指出刘轩就是第二个刘墉,这对父子分别引领并代表了两个时代的台湾。2003年,父子俩聊天时,儿子质疑出版了无数谈励志、谈教育、谈沟通的书并赢得无数读者的父亲:“这些书我都不喜欢!没讲出我的心里话!”刘墉说:“那你就把一大堆年轻人的道理写出来吧!”半年后,刘轩果真出版了有着自己青春影子的《叛逆年代》一书,公开跟父亲叫板。刘墉看完儿子的书后,尽管里面有很多观点他不敢苟同,但他向儿子表示:“你让我认识了许多新事物,从今天开始我要向你学习!”

2009年6月下旬,刘墉和刘轩携父子新书《奋斗书——刘墉父子谈人生》来内地宣传。这对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父子站在一起,是一道令人无比好奇又羡慕的完美组合。不用父亲提携和宣传,刘轩的风度和气质与刘墉比,显然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刘墉被问到对儿子还有什么期望时,他笑着说:“尽快给我生一个小东西,这样我就和他老妈乖乖在家带孙子,而不会像今天一样跑出来抢他的风头了。”
 

上一篇:阎肃:我调教“顽劣”儿子一点也不严肃 下一篇:真正的怜悯
  • 本文最近访客
  • 2017-08-16

  • 省编辑

    2017-04-12

  • 2016-11-24

  • 李畴

    2016-10-31

  • 薛源

    2016-09-28

  • 2016-09-22

  • 2016-06-19

已有 1 条评论,共有 5 人参与,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