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名人家教 > 正文返回名人家教列表

“每当我画一个男人,我就想到父亲”—毕加索的成长故事

时间:2012-09-21 17:03:13  发布人:省编辑   阅读:4050

毕加索(1881—1973),杰出的西班牙画家、艺术家。他于1881年10月25日出生于西班牙马拉加市。  

1881年10月25日黄昏,马拉加市中心的马尔塞德广场和往常一样,聚集着三三两两的人群。一群群鸽子飞起又落下,引得市民和旅游者们纷纷赞美。忽然,一位医生急匆匆地从广场穿过,惊得正在觅食的鸽子“轰”地一声飞上天空。

医生是急着去接生的。显然这是个不愿意顺顺当当地来到人间的小生命。经过几个小时的折腾,孩子终于安全降生,发出了洪亮的哭声。这是当晚的11点15分。婴儿的父亲是一所艺术学校的美术教师,名叫唐•若塞•路易斯•柏拉斯哥,当年31岁;母亲叫多妮亚•玛丽亚•毕加索•瑜•洛佩兹,26岁。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也是他们爱情的结晶。孩子出生第三天,父母给儿子取了名字——巴柏罗•路易斯•毕加索。让儿子姓母姓是父亲的主意,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姓在西班牙太普通了,所以在孩子的姓中又加上了母亲的姓:毕加索。这就是响彻世界的画坛巨子毕加索名字的由来。

毕加索在母亲的辛勤抚育下幸福成长。母亲是犹太血统的意大利人,生于美丽的热那亚,后随其父母迁移到西班牙南部,一直居住在安达卢西亚山区。母亲不但供给他乳汁,也把自己的优点毫无保留地传给了他,例如,那炯炯发光的黑眼睛和始终充满活力、精神饱满的良好心态。

相反,父亲却像大多数艺术家那样,多愁善感,甚至还有点儿神经质。小的时候,毕加索觉得父亲挺怪的,似乎是个谜一样的人物。直到长大后,他才渐渐体会到父亲那威严目光后面的关怀和温暖,也开始崇拜父亲的尊严和才气。

如果说母亲传给了毕加索乐观向上的精神风貌,那么,父亲则在潜移默化中传给了他艺术细胞。

毕加索在成为画家后,曾深情地说:“每当我画一个男人,我就想到父亲。对我来说,男人就意味着唐•若塞……”

父亲又高又瘦,端正的脸上有些稀稀拉拉的黄胡子。马拉加市民都很熟悉这位美术教师兼画家,亲切地把他称为“贝贝”。

父亲除担任马拉加市公立圣台尔摩美术学校的素描教师外,还兼任市立博物馆馆长。上课之余,他要在博物馆负责各种美术作品的陈列、保管、复制和修补等维护工作。步入中年的父亲虽然画技不凡,但已无心在这一领域中一争高低出风头了,他只想默默无闻地工作来养活一家人。

毕加索3岁那年(1884年),西班牙发生了大地震,使这个在15—16世纪曾号称“海上强国”随后开始衰落的国家更加陷入了危机。为了维持生活,父亲开始利用业余时间给人画画。

毕加索在他刚会走路时就经常随父亲到博物馆去,在父亲工作的画室里一呆就是大半天。画室很大。在小毕加索眼里,它和家里的房间一样,惟一不同的是它太脏,到处都沾染着颜料。

毕加索从小就学会了与父亲一同体验创作的乐趣。他常常站在父亲的身后,惊奇地看着父亲用画笔将五颜六色的颜料涂抹到画布上,变成了一幅幅美丽的图画。毕加索的母亲回忆说,毕加索第一次学会发出的音节就是“匹兹”。他总是“匹兹”、“匹兹”地叫个不停。原来,在西班牙语中,“匹兹”(PIZ)即是LAPIZ——铅笔的缩音。父母惊叹他从小就与画笔结缘。而事实上,正是父亲手中的画笔,给毕加索留下了太深的印象,从而影响了他的整个一生。

当毕加索刚能走路时,便经常趁父亲不在,偷偷地抚摸父亲的画笔。

再大一点,他就不光玩画笔了,还要用它沾上颜料,抹在纸上、墙上、地上甚至自己身上,总之,在一切他认为方便的地方“画”上自己的得意之作,然后兴高采烈地等着大人的表扬……

自19世纪中叶起,马拉加市就已经成为在全西班牙仅次于马德里和巴塞罗那的第三个美术中心。这里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绘画学派。这个学派的创始人是一位有着比利时血统的画家卡洛斯•德海斯。他是一位在西班牙美术史上举足轻重的人物,也是西班牙现代风景画的鼻祖,是第一个提出直接“从自然中来”的口号的人。唐•若塞的画风也深受卡洛斯•德海斯的影响。他以一种轻柔、含蓄的风格画出大自然的美,并严格遵循现实主义的方法表现森林、鸟、花草等等。

父亲的许多画作都是在毕加索的观摩下完成的,因此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以至于几十年后,已成为大画家的毕加索仍对父亲的作品记忆犹新。父亲特别喜欢画鸽子。他一生画过许多鸽子,然而其中给毕加索留下最深印象的,是父亲画的一幅巨大油画,上面是一个大鸽笼。每当回忆起这幅画,毕加索那黑黑的眼睛就闪耀着激动的光芒,可以不厌其烦地向周围的朋友们述说那个奇迹:“里面有成百成千成万的鸽子。那些鸽子都关在笼子里——那个巨大的笼子。”巨大的鸟笼和鸽子使年幼的毕加索产生了强烈的错觉(或者是幻想?),并永久地留在了他的脑海中。因为,后来人们找到这个作品时发现,画面的鸽笼中实际只有9只鸽子。

也许是受父亲的影响吧,毕加索从此喜欢上了鸽子,也更爱画鸽子。毕加索确实与鸽子有缘,后来由于画了那幅著名的《和平鸽》而扬名天下。鸽子也因此有了新的含义和象征。斗牛是西班牙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传统娱乐。自古以来,这里就世代流传着许多斗牛士光荣而悲壮的传说。对西班牙人来说,斗牛场意味着人生的缩影,也是人与动物智慧和勇敢的较量,让他们从中感受西班牙民族的英雄主义精神,培养坚忍不拔、勇往直前的性格。小毕加索随着人们不停地呐喊、欢呼着。斗牛场的热烈情绪强烈地感染了毕加索。毕竟他的血管里也同样流着西班牙人的热血,也有一个英雄梦。

童年的毕加索极为惹人喜爱,一头淡红色的头发,两只大眼睛又黑又亮,闪着聪明的光辉。他活泼、机灵、顽皮,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惟一令人不安的是,毕加索从小就不喜欢学校。对于小毕加索来说,最让他头疼的事就是学习了。家人过分的溺爱和娇惯使毕加索从小就养成了极强的个性。他生性好动,不愿受约束,对学校那套严格的规章制度很不习惯,加上学校里环境不好,教室阴暗潮湿,气氛沉闷,简直把他憋坏了,哪里学得进去?父亲只好让他转学到全市最好的学校——私立圣拉斐洛学校。

学是上了,但每当父亲或教师检查毕加索的作业本时,总会发现里面几乎没有作业,只有各种各样的画。在所有的科目中,毕加索最不喜欢数学。那些枯燥无味的数字和计算在他看来简直就是折磨。对于这门需要认真、耐心的学问,毕加索算是服气了。

像他这样一个散漫惯了,根本坐不住的孩子,怎么能应付得了呢?所以他的卷子上总是一塌糊涂。

但是,他也不是始终讨厌这些符号。终于有一天,以他那独特的绘画眼光发现了符号中的奥秘。那“0”不就是眼睛吗?鼻子是“6”,还有嘴巴、耳朵、眉毛……都可以看成是数字:3、8、7、9、1……

虽然数学不行,但毕加索的绘画才能却是从很小的时候就显露出来了。他还学会了用绘画表达自己的意志。有一次,还不太会说话的小毕加索用笔画了一个螺旋状的物体,表示他要吃一种西班牙小吃——油炸甜饼;还有一次,他信手画了一幅阿拉伯风格的图画,对父亲说这是一块甜蛋糕。

毕加索学习时坐不下来,但可以聚精会神地画上几个小时也不厌烦。他很善于观察,记忆力非常好,几十年后还能回忆起父亲原画的内容,并熟练地模仿着画出来。

父亲在毕加索学画的过程中起了很大的作用。

当他发现儿子喜欢玩画笔时,不是简单地制止他,而是告诉儿子这是干什么用的、有什么用途,然后任孩子自由摆弄自己的全套绘画工具,培养他的兴趣;小毕加索有了作画的冲动,自己开始画画后,父亲从不给他修改,也不挑毛病,任他发挥自己的观察和想像力。

唐•若塞的画技平平,创作不多,题材也有限,不是个出色的画家。但是,他在教育孩子上却非常成功。在他的悉心培养下,小毕加索的绘画能力飞速发展,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思维方式和奇幻的想像力。

毕加索也像所有孩子一样,学画是从模仿开始的,但他的模仿从一开始就与众不同。8岁时,他创作了第一幅油画《马背上的斗牛士》。这幅画画面明快、清晰、协调,充分显示了毕加索的绘画天才。

1891年,毕加索的父亲被任命为拉科鲁尼亚省立美术学院的人物画和装饰画教授。全家随之搬迁。拉科鲁尼亚位于西班牙的另一端,是西班牙西北角上的一个小港口。在这里,10岁的毕加索进入了达古阿达工艺学校学习。这所学校与父亲任教的学校紧挨着。但是,毕加索除了绘画经常是“优”以外,其他成绩仍然不好。他越来越迷恋绘画,绘画水平也迅速提高。

少年时的毕加索,在绘画上就已经有所创新和突破,打破了传统的构图模式和绘画格局。他的画不像父亲那样拘谨呆板,显示了过人的创造力。例如,他在1893年创作的一幅画,画的是涂了黄色的粉红色小房子,户外的光线是明亮的白光,天空鲜明地浮着阴云。画面栩栩如生,色彩明快。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时期毕加索还有—部分反映老人、穷人的作品,画中流露出真情实感,表明毕加索从小就同情穷苦人民。毕加索在拉科鲁尼亚的创作是他美术生涯的真正开始。在这里,他的创作风格已见雏形,即创造性和现实性的高度结合。

崭露头角的毕加索渴望到更广阔的天地去学习、创作。在父亲的支持下,毕加索第一次离家远行,前往全国最有名的美术学府——马德里圣斐尔南多美术学院深造。

1900年,毕加索来到西欧的艺术中心——巴黎。到巴黎的第二年他就举办了个人画展。从此,毕加索进入了以他生性爱好的蓝色为主要色彩的“蓝色时期”。后来,他在巴黎定居,成为法国现代画派的主要代表。其作品不仅局限于绘画,还有为数极多的版画、雕刻、陶器等。直到92岁逝世,他始终没有停止过艺术创作。

上一篇:莫言记忆中“那个时代”的父亲 下一篇:爱因斯坦所受的家庭教育
  • 本文最近访客
  • 2012-09-25

已有 0 条评论,共有 0 人参与,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