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名人家教 > 正文返回名人家教列表

甲丁是父亲洪源最满意的“作品”

时间:2012-09-14 16:41:08  发布人:省编辑   阅读:6898

 

【人物档案】

洪源,1930年出生,北京人。中共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49年参军,历任解放军前线剧社及六十三军文工团创作员、编导,北京军区歌舞团创作员,解放军文艺出版社歌曲编辑部编辑。《词刊》副主编,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著有长诗集《扎西》,歌词集《北京颂歌》《美好的赞歌》等。他笔下广为流传的作品《学习雷锋好榜样》获1989年五洲杯40年广播金曲奖,《北京颂歌》获庆祝新中国建国40周年“唤起我美好回忆”奖 ,解说词《周总理和我们在一起》《南极,我们来了》均获文化部优秀奖。

甲丁, 著名词作家、导演,1960年生于北京。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就读。受父亲影响走上创作道路,他身兼歌词创作、音乐制作、乐评、演艺活动策划、导演和撰稿等数职,发表《我爱我家》《知心爱人》《廿年后再相会》等众多脍炙人口的作品并策划导演晚会200多台。参与的电视节目曾多次获得全国电视“金鹰奖”和“星光奖”。歌曲曾多次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中国音乐电视大赛金奖及最佳作词奖、全球MTV 音乐盛典最受欢迎单曲奖和最佳唱片奖等,并在全国青年作词大赛中获第一名,共获得30 余个国际、国家及政府级大奖。

“学习雷锋好榜样,忠于革命忠于党……”这朗朗上口又激情昂扬的歌词无人不晓,它是著名词作家洪源在两个小时内完成的“紧急”任务,也是他最满意的作品。此外,洪源还有另一个最满意的“作品”——他的儿子,大名鼎鼎的“春晚符号”甲丁。甲丁不但继承并发扬光大了父亲的事业,还涉足乐评、策划、导演等工作,并且在每一个领域都做得风生水起。在甲丁的眼里,父亲永远是他最崇拜的偶像和领路人。
洪源两小时写出传世之作

“一首好歌,可能就是一把利剑、一枚炮弹、一支冲锋号。”洪源激动地说,不同时代会有不同的歌曲,但能长久流传的歌曲确有一些永恒的东西被人们认同,那就是歌曲要表达生活中的真善美,表达人类发自内心的情感。

洪源从小便在诗词方面显示出过人的天分和兴趣。不过几岁孩童时,他就已经对诗词痴迷了起来。其实,当时洪源也并不太懂这些诗词的意思,他只是天生对诗词那种合辙押韵的旋律有着极浓厚的兴趣。

后来,他听说了“一首诗只要熟读300遍便会终身记住”这样的话,便以此为标准,开始了他“小苦行僧”般的背诗生涯。他从家里找出两个小碗和300颗黄豆,把黄豆放在其中一个碗里,每次把诗读完一遍,就从黄豆碗里拿出一颗放在另一个碗里,直到300颗黄豆全部被移到了另一个碗里,才开始读下一首。这种“移豆背诗法”让洪源受益匪浅,他对诗词和旋律的感觉,就这样一点一点地被培养了出来。直到今天,几百首诗词还牢牢地储存在他的脑海里。

厚积薄发,从小诗词读多了,他在歌词创作上灵感来得快,《学习雷锋好榜样》的歌词,就是他用两小时创作成功的。回忆这首歌的歌词创作,洪源曾这样说:1963年3月5日,毛泽东主席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当时在北京军区战友歌舞团创作组的他也在和战友们一起学习。上午10点,他们接到军区下达的命令,当天下午就要上街宣传,还要创作几首歌曲。领导让他负责写词,生茂负责谱曲。

时间这样紧,上午10点接到命令,下午2点就要上街宣传。洪源于是快速行动,找出了《雷锋日记》和当时所有刊载雷锋事迹的报纸、资料,在苦思冥想中,他忽然灵感一闪,“好像有一位哲人曾说过: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毛主席号召我们向雷锋同志学习,实际上是为我们树立了一个榜样。干脆就抓住‘好榜样’三个字来做文章吧。”

有了主题,洪源一气呵成,用了两个小时写出了《学习雷锋好榜样》的歌词。“过了四五天,《人民日报》、《红旗》等杂志就发表了这首歌的词曲,一时间下至农村上至城镇,几乎全国都在唱这首歌。”这首在洪源看来,创作时间最短、流行时间最长、流行的意义最广的群众歌曲,体现了群众的心声,是那个年代的声音,“给群众情感找了一个爆发口。”

用诗歌的韵律和美感影响童年的儿子

1960年12月,儿子甲丁出生。当时洪源还在部队,他一边往家里赶,一边为儿子想名字,还没赶到家见到儿子,名字已先取好了——甲丁。甲的意思是“好”,丁则代表“男孩”“壮丁”,合在一起,就是希望儿子将来做一个“好兵”。

当时正值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生活艰辛。但甲丁的到来,还是让全家人喜不自禁,尤其是洪源,心里更是乐开了花。几十年后,洪源提起幼时的甲丁,还是眉飞色舞,有说不完的趣事。据他说,甲丁小时候极不爱上幼儿园。那时候,孩子们每次去幼儿园必须量体温,如果发烧,便会让孩子回家。每每小甲丁在进园前都期望自己的体温能高一些,这样便不用进园了。当然,发烧的机会并不多,一听到自己体温正常,小甲丁便垂头丧气,甚至大哭大闹。为了哄甲丁上幼儿园,洪源着实花了不少心思。

甲丁三四岁的时候,洪源便开始用诗歌对他进行启蒙教育。洪源认为,诗歌的韵律和美感,有利于熏陶孩子的爱心和好性格。

从唐诗宋词到当时流行的贺敬之、艾青等的现代诗歌,再到国外大家如普希金、泰戈尔等的作品,甲丁在诗词的海洋里汲取营养。时间久了,他也像父亲那样,领会记忆了大量的诗词。父子俩有时还一问一答地来上几句,洪源背:“挽断白发三千丈,”甲丁接:“愁杀黄河万年灾。”洪源再背:“责令李白改诗句,”甲丁顺口又接:“黄河之水‘手中’来。”

“面条会”诱发出甲丁的创作兴趣

甲丁是先天性的近视眼,自小鼻梁上便架着厚厚的镜片,一副十足的“知识分子”形象。他虽外表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却是个出了名的调皮鬼,从上学起,就没少让老师叫家长。洪源被老师叫去的次数多了,自然对甲丁愈发严厉起来。

有时候,老师到家里告状,前脚刚走,害怕父亲教训的甲丁后脚便躲进了厕所,蹲在里面很自觉地写检讨。写完之后,从厕所的门缝里塞出去,一边塞还一边大声喊:“有人写检讨喽,快来看呀!”见此情景,洪源又好气又好笑。不过一顿责罚往往也因此就免了。

后来,洪源到《解放军歌曲》和《词刊》杂志任职,家里经常聚集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歌词作者。当时生活清贫的洪源无以招待,每次只能煮一大锅面条,大家一人端一碗,边吃边讨论诗歌作品。以后,这样的聚会被他们戏称为“面条会”,喜欢站在一边听的甲丁正是在一次次的“面条会”上受到了熏陶,对歌词创作的兴趣愈发浓厚。

有一次,“面条会”结束众人散去后,甲丁对父亲说:“我也来做一首如何?”在父亲的鼓励下,甲丁很快写出了他人生的第一首作品《天安门广场》,竟然有模有样,让父亲惊喜不已。这一首作品后来刊登在当时的《北京文艺》上。甲丁尝到了甜头,从此一发不可收。但真正成为一名职业词作家,则是在他参军以后。
送儿子到部队大熔炉里淬火锻造

作为一名军旅词作家,洪源对部队有着极深的感情,在给儿子起名字的时候,便有了让儿子当兵的愿望,后来见儿子调皮,更觉得他应该进部队这个大熔炉里淬火锻造。

没过多久,洪源终于实现了他的愿望——19岁的甲丁凭借着自己发表的歌词作品,成为一名文艺兵。更令洪源欣慰的是,甲丁和自己一样,一到部队,进步很快,性格叛逆的他学会了无条件服从,成长为一名专业作者,在四个军兵种文艺团体中从事歌词创作。

甲丁很享受自己的工作,他一直保持着极其旺盛的创作状态,最多的时候,一个月能写40多首歌的歌词。而且甲丁的作品无论是内容、还是题材都是超前的。据说他在1993年便和三宝等音乐人合作推出过许多首Rap(说唱)风格的歌曲,但直到十年后Rap才由周杰伦等歌手在大陆掀起一股热潮;而他和郭峰等歌手推出的本土校园民谣也是在多年以后才真正风行起来。

带着父亲的期望,甲丁不懈努力,靠着刻苦和天分,他创作出1200多首歌词,在磁带和唱片中的录载量为内地歌词作者之首。他创作的歌词曾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十大金曲奖、中国音乐电视大奖赛金奖和最佳作词奖以及全国青年歌词大赛一等奖等40多个国家和政府级大奖。
支持儿子推开“导演”那扇门

甲丁在学习上是个有心人。每次和别人合作的时候,他都用心观察和感受,时间长了,对策划和导演也都入了门,慢慢地开始由一个单纯的词作家向策划、导演等多个领域发展。

做导演是甲丁很早就有的梦想。原本他更喜欢表演,可惜其貌不扬,总是无缘登台。最早受到打击是他在北京三里屯二中读书的时候,每每学校派演出队参加大型活动,他都会因形象问题被留下来。按说,孩子在母亲眼里是不会丑的,不料连母亲也说:“孩子,你确实长得不怎么好看呀。”这下甲丁死心了,便将目标从前台转向幕后.

2001年,甲丁终于有了一个做导演的机会,他从好友冯小刚手里接过了第21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闭幕式的导演“大印”。这是21世纪中国举办的第一个世界性综合运动会,也是北京举办奥运会的一次演练。甲丁不敢怠慢。

甲丁认为,“如果说开幕式的特点在于‘看’的话,闭幕式的特点就是‘玩’——让每一位在场的运动员、教练员和每一位观众席的观众,都跟着表演内容的递进和节目的节奏玩起来、动起来”。他在玩上下足了工夫。在他的导演下,数百名模特、舞蹈演员、杂技演员、武术和戏曲演员、50名专业歌手、十几个演唱组合和6000名运动员,围绕着以天坛为原型的主舞台开始了狂欢的盛会……一个个独具匠心的策划一次次把仪式推向高潮。

这期间,洪源给了儿子很大的支持,甚至自己和妻子双双生病住进医院,也没让甲丁回来探望他们。大运会闭幕式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为中国、为北京赢得了荣誉,甲丁从此也推开了导演之门。

2001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曾参与过多届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创作和策划的甲丁,第一次以台外导演的身份执掌春晚分会场的导筒,开了央视重大晚会的先河。甲丁没有辜负大家的厚望,他以经验和机智解决了一个个直播过程中的突发事件,并将分会场的节目高质量地提供给主会场及亿万电视观众。这次之后,甲丁开始与春晚结缘。
儿子一心向善最令父亲满意

同为词作家,父子两人的作品截然不同。父亲洪源的作品工工整整,而儿子甲丁的作品却自由奔放,风格多样。洪源一直关注着儿子的作品,看到写得好的,自己也乐得合不拢嘴。像甲丁的《带我飞吧》,洪源从歌词里看到了儿子的阳刚之气和他对古诗词的熟练运用,忍不住读了好多遍。

儿子的作品总能让洪源眼前一亮,但面对甲丁的时候,他却总是很苛刻。作品中哪些是将就的,哪些是故意卖弄的,都被他一眼看出,毫不客气地指出来。

甲丁早些年的时候,每发表作品,总喜欢剪下来贴到小本子上欣赏。洪源看到后,很不客气地对他说:“‘手扶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天国’,你这样就是‘手扶犁向后看’!要向前看,有能耐要再写新的。”

甲丁说:“父亲的这句话对我有影响,使我现在还愿意在一线奋斗!与我同代的词作者几乎都退出了一线,不是他们没有能力,是社会不给他们机会了。这么多年我确确实实没有手扶犁向后看,永远在学习,汲取更具有活力的养分,甚至学习时尚的语言,赶上时代的步伐,这是父亲对我最大的帮助。”

甲丁的事业名闻天下,但最让父亲满意的,却是甲丁的“善”。 甲丁热心参与公益文艺活动在圈内是出了名的,他认为这是他作为一名文艺工作者回报社会、对社会负责的最有效方式和途径。

上一篇:如果我做了妈妈 下一篇:真正的大师是我儿子
  • 本文最近访客
  • 刘书庆

    2013-07-08

  • 空中小助手

    2013-05-14

已有 0 条评论,共有 0 人参与,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

游客